“叔,你有啥事?”

“没什么。”

“咦,这是什么?”

“筷子。”

“卫国来了。”

“栋哥,你看看这筷子行不?”

“挺好的,那就按着这个标准来弄吧。”

“好。”

“定价?”

李栋一时间还真不知道,怎么定价。

“要不十双一分钱收?”

“会不会太低了一些。”

“那就再高点。”

两人商量的时候,韩小浩没走,等商量好了,这小子问。“栋叔,俺也想做,你能收不?”

“行啊,不过说好了,课余时间,练习册不做完可不行。”

“知道了。”

韩小浩心说,自己可以找别人一起做,学校那么多学生,一分钱十双收再卖给栋叔。这小子心说这样的话攒钱能快的多,一次筷子,令整个公社都轰动了。

公社小学生,完全没想到,这事还能隔着他们联系到一起去。一些小学生回去家一说,一分钱十双,这价格怎么说呢,不高,不过对于一些跟着韩庄没关系的人来说。

反正清闲的时候,能赚点是一点,这时候,一次筷子订单的事刚刚出来,韩小浩这边已经组织一批学生收购了。

“这么多?”

韩卫国看着韩小浩弄来筷子,吓了一跳,这小子怎么回事。

“栋叔说了收俺的。”

“行。”

筷子做的不错,质量没问题,结账,不过这事韩卫国还跟着李栋说了一声。“这小子。”李栋一开始没明白,等小娟说,韩小浩在学校收筷子就明白了。

最令韩小浩没想到,不光光收筷子赚钱,这些学生有了钱之后,他的小人书的生意暴涨几倍,小人书完全不够用了。

“买小人书?”

“行,我给你带。”

李栋没要韩小浩的钱。

随着一次筷子越做越多,韩小浩口袋越来越鼓了,二十块很快就存起来。只可惜筷子的生意现在干不了了,因为各家直接跟着韩卫国联系了。

好在学生们这边为了赚钱,偷摸自己做一些筷子,韩小浩还能赚点差价。

“栋叔,你喜欢大钱?”

“算是吧。”

“俺帮你。”

“行。”

龙币,大钱这东西,李栋带回去都能赚些钱,尤其是冤大头,有些更是价值数万一枚,几十万。韩小浩帮着李栋收了一些,这小子心里嘀咕。

“栋叔都觉着这个好,肯定好了。”

“俺也收一些。”

坦克车等回头套一只大鹿给栋叔换,韩小浩收着冤大头,大钱一半卖给李栋,一半自己收着,这小子一分钱没花,自己收了一罐子大钱和冤大头。

这要是搁着几十年,至少购买一套房子,运气好的话,不定还能买一套一线城市的房子了。韩小浩生意越做越大,只可惜,一不小心暴露了。

“别跑,胆子肥了。”

“怎么了这是?”

“小黑这孩子在学校搞小人书摊,人家老师都找上门来了。”几个本来打算拦着李秋菊,毕竟是男娃子皮一点正常,可哪里想到这小子干出这么大事情。

“该打。”

“这孩子,这闹大了可就是投机倒把一个性质了。”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李秋菊打的可没有一点留手,韩小浩嗷嗷叫了半天。不光光被没收了所有钱,屁股还给打肿了。

“还有这事?”

李栋哭笑不得,自己带的小人书,这小子倒是会用。

“挣了多少钱?”

“几十块钱呢。”

“这么多。”

别说李栋,韩国富一家都给吓了一跳,这小人书这么挣钱嘛,这才多长时间,几十块钱,这太吓人了。难怪要打了,几十块钱,这么多钱,要是给政府知道了,不定真给定一个啥罪。

“栋子,你懂得多,这会不会有啥事?”

“没事,现在城里小人书摊子都摆放出来了。”

“那就好,这孩子,你说咋就这么爱惹事呢。”

韩小浩嗷嗷叫,屁股被打肿了,一半屁股疼一半是心疼。这可他半年多赚的钱,屁股疼,没有心疼。

銆愭帹鑽愪笅锛屽挭鍜闃呰昏拷涔︾湡鐨勫ソ鐢锛岃繖閲屼笅杞藉ぇ瀹跺幓蹇鍙浠ヨ瘯璇曞惂銆傘/p>

“哥,疼不?”

二肥子几个小人偷摸进来。

“疼,疼死俺了。”

二肥子几个缩缩脑袋,屁股都肿了,几个小家伙对视一眼。

“娘呢?”

“外边呢。”

“你栋叔拿的膏药,自己抹上。”

韩小浩眼巴巴看着李秋菊,钱全拿走了,一毛不给留的嘛。

“看什么看,一毛别想要了。”

李秋菊说道。“你那些小人书,俺都给卖了。”

“啊。”

韩小浩觉得自己不能活了,要死了要死了。

“这是卖小人书的钱买的练习册,好好做,不做完别想下床。”李秋菊一瞪眼,这意思明明白白告诉韩小浩,这是还准备打。

“你娘说的对,你要是不做完,俺让你一瓶药膏全用完。”

韩卫军更狠了,这一罐头瓶子呢,这要是用完了,自己还活不。

“看你还敢不敢,多大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这事在整个韩庄都传开了,一学期搞几十块钱,太吓人,要知道去年一家人还赚不到这么多钱呢。

“小黑这脑子倒是活络。”

相对上年纪的担心,年轻一辈子的,那些觉着韩小浩脑子活络。年轻些的思想肯定要开放一些,经历东西少,加上现在政策变化,还有这一年来李栋影响。

“是挺活络的,这要是个去年,俺一家都不定能剩下这些钱来。”

“你说说,这小子怎么挣到的这么些钱的?”

“听说小人书。”

“那不是一分一分的挣的?”

“那可不。”

“真能耐。”

韩小浩可不知道,这会真被联合组,李春花,李秋菊几人一起在批评。

“好了,先吃饭吧。”

韩国富说道。

“这事你们也有错,这么多年才发现。”

“达,这些天不是忙嘛。”

李秋菊最近忙着竹编厂的事,因为李栋上学了,竹编厂完全交给李秋菊等人,这令李秋菊几人感觉担子特别重,深怕出了什么问题。这不一门心思全放在竹编厂了,对家里孩子啥的关心就少了。

“以后多看着些。”

“学校是什么地方,学习地方,告诉小浩,别在学校胡闹。”

“想要做筷子,放学做。”

“达。”

“怎么了,孩子自己挣钱,丢人?”

“不是,可小浩才多大。”

“多大,这么大不上学都要上工了。”

韩国富说道。“这事就这么说了。“

“达,知道了。”

两人无奈,家里是韩国富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