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给我看看你修炼心法到什么地步了。”阴间捕快好像有点迫不及待的语气。

我还真有点傻眼了,道符还有实物给他看,我修炼心法怎么给?难道要我脱衣服光身给他看?我愕然片刻,有些忐忑问道:“大师,这怎么给你看?”

阴间捕快说道:“你心无杂念冥想你体内的灵气,然后把你额头给我看就行。”

随着他话落,我大松口气,原来只是这么简单,看来刚才我自己太龌龊了,随后,我把手机放在桌子上,找一张椅子过来盘坐在上静心打坐。

一会后,阴间捕快兴奋激动的语气就出从手机传来,只见他说道:“主播,你今天给我太吃惊了,你肯定是个鬼才,这才短短几日,你就进入一级了,而且还是把练体跟炼器同时修炼啊,能同时修炼两个体系,真是万中无一。”

听到阴间捕快的声音,我这才慢慢睁开眼睛,心里真的很兴奋。

阴间捕快告诉我,多打坐修炼,等灵气更加浑厚了,到时画符就不会那么乏累,现在体内灵力不足,而画符又是消耗灵气,所以每次画符才会感到脑袋昏睡。

末了,阴间捕快在告诉我练体和炼器方面的注意就挂电话了,而我再次慢慢练习画符起来。

等我多画几张,感觉精神昏睡时候这才停笔下来,静心盘下打坐。

不懂过了多久我被张子怡的电话给吵醒了,这时候才发现窗外天色已经漆黑下来,顺手接听电话才知道张子怡这是叫我过去帮她招弟弟的魂魄。

我把招魂用到的东西收拾进帆布袋就下楼开车去她家了,可以说现在帆布袋就是我的百宝箱,基本每天都不离身,就算去逛超市也是一直背着,这是一个自我保护的潜意识,谁知道某时某地有鬼怪呢,是不?

话说回来,从认识张子怡到现在,对于她的身份我一直不了解,单凭她平时的言行举止来判断,张子怡她非富即贵,保守的估计是个有钱人家的千金。

我可不是乱猜测,因为张子怡居住的地方是我们宁城最豪华的小区别墅,曾经这个小区铺天盖地的做广告时候,我跟贾瑶还放出大话,三年内也要在这里买栋别墅,只不过,谁能想到现在事情发生变故,已经超出我们当年美好的幻想了。

贾瑶遇鬼后三魂缺一变疯,而我竟然步入道士行列,这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啊。

按着张子怡告诉的大致方向,我把车开到十六栋,阿大跟阿二早已在那里等待我了,他们两人就像个等待老朋友一样,对我完全不像以前那种了,说好听点就是尊敬,说难听就是忌惮,看来那晚收服西先森事件,他们俩对我变化很大啊。

我把车开进别墅院子里去,双脚刚下车时候,一股刺骨的冷风扑面而来,还夹着浓浓的异味,这可不是普通的冷风,毕竟此时可是炎热的八月份啊,哪里来的冷风?

这绝对是阴气,学习这几天以来,再加上坟场事件之后,我多少都知道这就是阴气。

我没有理会阿大跟阿二一脸敬畏的来到我跟前,微微抬头望着这栋别墅,这房子是个三层欧式风格的别墅,外表装修十分豪华,就连大门口还用两根大理石耸立起来,单单一个大门装修用的材料估计都十几万了。

月光照耀之下,整栋别墅隐约透着一股缭绕,诺隐诺现,这情景跟当初在坟场鬼脸黑气缭绕有些相同,唯一区别就是鬼脸围绕的黑气很浓很狰狞,而这里的黑气像烟熏一样,细小微弱。

“那个...林先生,子怡姐叫我们在这里等您。”阿大小心翼翼的对我说道。

“没错,现在您来了,我们进去吧。”阿二没有阿大那么敬畏的对我,不过多少也有点客气,这跟曾经还是有点区别,大概他也懂是我救过他的命。

我也没有矫情多少,淡淡说道:“那就劳烦你们带路。”

不得不说,这栋别墅肯定花了很多钱,估计价值都可能过千万啊。

跟着他们走进去,里面装修还是欧式风格和格局布置很有风水的味道,看得出这里肯定是经过高人指点的,要不是我看过诡事笔录,一定看不出这里的布置还有风水讲究。

“林先生过来了,张妈帮这位先生倒杯茶上来。”张子怡一身休闲打扮的从二楼走下来,今晚她的打扮有种小鸟依人的味道,通俗来说就是很淑女的打扮。

我没那么多拘束,很随意的走到大厅坐在沙发上,当张子怡也走过来时候,一位年纪四十岁的大妈也捧着一盘茶水过来,还依次把茶杯都放在我们跟前。

阿大阿二没有像保镖那样站立在张子怡身边,而是坐在我旁边,这多少都给我疑惑,难道他们不是张子怡的保镖?看这样子有种亦友亦保的意思。

我端起茶杯,问她东西都准备完了没有,今天我交代她准备一些招魂用到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