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栋别墅前面一番风景,后院更是另一番亮景,不单止有假山树林,还有一个篮球场的露天游泳池,在假山旁边和游泳池中间,还有个遮光挡雨的小亭子,不得不说张子怡这栋别墅太漂亮了,休闲娱乐应有尽有。

今天我交代张子怡准备的东西是一个二尺高的草人,两根三尺的柳枝干,还有平时张子豪最喜欢穿的衣服,因为子豪的招魂跟贾瑶不一样,所以准备的东西也不一样,毕竟贾瑶是失魂,而子豪却是亡灵魂魄,故,才有草人而不是公鸡。

我今晚穿着一身休闲打扮,当张妈把这些放到亭子后,与我擦肩而过离去时候,还自己小声嘀咕道:“年轻轻的小伙子,都没有穿个道袍,我看八层是个小骗子,小姐怎么那么糊涂啊。”

张妈说这话时候,我多少还是隐约听到了,被她误会是骗子,我心里多少有点不爽,不过我也没有发作出来,心想张妈真是没见识,难道要穿道士服才是道士?那我要是穿龙袍,我会是皇帝吗,真是开玩笑。

虽然我没有计较,不过我发现张子怡却是拉下脸来,随后,有点不好意思的跟我说道:“林先生不要见怪,我张妈没看过你本事,所以才这么说的。”

此时的张子怡说话十分正常,根本没有前面那种阴阳怪气的样子,所以我更加肯定她刚才在逗我,就像贾瑶假装梦游,故意把头发弄到我脖子等等怪异的行为来逗我。

想到这里,我释怀的摇摇头,没有示意没事,随后,我们几人本以为张妈已经回屋里了,孰料,就在张子怡话落,背后再次传来一声叹气声,这次的声音有点大了,张妈她说道:“小姐,不要相信那个小伙子的话,张妈我活那么大岁数,什么事情没有经历过?世上根本无鬼,您还是别被他骗钱了。”

张妈的话我多少都理解,曾经我也是这样,只不过经历的坟场那么多事之后,我才转变,不过,张妈那句话我就特别来气,说我是来骗钱,今晚我来帮张子怡,可是没有收钱啊,纯属朋友相互帮忙。

张子怡多少也发现我脸色不对劲,赶紧抽身追上张妈,这时阿大跟阿二两人,一人掏烟给人我,一人帮我点燃打香烟,两人的态度说明一切了,潜意识就是叫我消消气,别跟一个下人一般见识。

不过他们误会了,我没有对张妈生气或者不满,随后我猛吸一口烟,缓缓吐出来时候,指着衣服和稻草人说道:“把衣服给草人穿上,在用柳枝干做出人形张开双臂竖立的样子。”

阿大跟阿大像得到圣旨一样,两人连忙去做了,而我从帆布袋拿出朱砂,黄纸和毛笔出来。

这时候,张子怡也回来了,态度很虔诚的道歉,我挥挥手示意她没事,反问说:“把你弟弟的生辰八字写到这张黄字上,是阴历的生辰八字哦。”

张子怡二话没说接过我手中的黄纸和毛笔,那一边阿大和阿二也已经把稻草人做好了,借着月光一看,此时的稻草人多少有点人样的样子,要是在配上一个高脚帽子,黑夜中不注意的人远远的还真以为是个人呢。

“林先生,我们按照你说的都做完了,你看还满意吗?”阿大阿二两人来到我身旁,阿大语气对我恭敬道,他这种行为配合他健壮的身材,多少给我有点滑稽的感觉。

我点点头说:“不错,做得有模有样。”

阿大跟阿二脸色立马满足起来,还有点受宠若惊的味道。

张子怡这时也写好了黄纸,我指着黄纸再次说道:“阿大,把这张黄纸贴到稻草人背后,张女士,你家里有供香就拿五根过来。”

随后,我故作样子,把帆布袋从背后拿下来,抽出雷击木,热身运动做了几个动作,就在我刚做完,张子怡也拿来五根供香了。

我接过手就点燃供香,把它插在稻草人跟前。

在这里值得一说,这招草人招魂虽然没有多少危险,不过要是在招魂时候,五根供香没有一起烧完,而是三根长,两根短,那就危险了,此寓意就是三长两短,血光灾,很危险。

我看着供香点然后烟雾袅袅燃起后,往后退三步之远,位于南北方向对着稻草人作揖三下,我这么做除了是对死者一个尊敬,还有就是做给天看,我要做出此时稻草人就是张子豪真人的模样。

随后,右手持雷击木,左手结个法印,聚精会神眼观稻草人,念到密咒:“天收收地收收,三魂七魄归吾收,法令法王主现豪光,发光普照一展神通,吾奉老君法旨令,元神魂魄归本位,神兵火急如律令,归。”

随着我话落,忽然朗朗星空,平静如湖的小亭子,一阵阴风狂起,稻草人哗哗作响,仿佛在左右摇摆的样子,五根供香呲呲作响起来,燃烧的速度比刚才快速三倍。

我收回雷击木侧个头,发现身后的张子怡神色紧张,浑身都一颤一颤抖动,不知是激动还是害怕,阿大跟阿二脸色苍白,不过双眸如发光似的盯着那个稻草人。

我笑了笑,说道:“你们无需害怕,招魂刚开始而已,等到五根供香烧完,张子豪就会被稻草人吸引过来了。”

阿大阿二闻言脸色才慢慢在恢复过来,张子怡这是目光直勾勾望着我,问道:“林先生,你说我弟弟会回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