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仪式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无人敢保证,再说我一个刚入行之人,更不敢拍胸脯说会,而我又不想扫兴张子怡,故作雾里看山神秘说道:“人属阳,魂属阴,招魂之术皆是身阳之人招阴者之魂,阴者又是天地之间的灵体,故很精灵,无人可保此术完之美成。”

我说完没有打理他们,而是把目光转向稻草人底下的五根供香,说实话,我真的很担心五根会出现三长两短的情景,心里忐忑不安的祈祷五根完全烧完。

等五根供香烧完后,如果不出意外,张子豪的魂魄就会归来。

在等待供香时候,我特紧张,毕竟是第一次真正的招死人之魂,心中也是没有底气,忍不住掏出香烟一根点燃起来,值得一说,刚才我做这个招魂时候,也是打开直播室了。

目前我的收入完全就是靠这个直播室,这么好的招魂题材怎么可能放过。

就在我吐出烟雾刚想掏出胸前手机看直播时候,忽然,我们所在的地方头顶上飘来一段黑云,而且还有一些细微的空雷作响,一阵阵阴风在游泳池中央诡异的旋转起来,水面都被狂袭的啪啪作响。

这么突如其来的异响,我先是一怔,随后紧张的把烟蒂丢下地面,用脚去狠狠的踩灭它,这才抬头仰望头顶的黑云。

“林...林先生,是不是我弟弟回来了?”张子怡说话的声音有些小心翼翼。

我目测黑云几眼,随后侧过头,看着张子怡他们,一言不语,毕竟我现在也弄不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阿大毕竟见过黑脸卢天兆发狠的模样,此时发生异象,脸色所以很难看,到是不像阿二,双眼瞪大,浑身颤抖的模样。

也就在我刚想要不要问问阴间捕快时候,我的手机来电了,是阴间捕快。

我刚按下接听键,里面就传来凝重的声音:“主播,你这场招魂有古怪,估计是魂魄残变升起异象了。”

被阴间捕快这么提醒,我顿时头皮发麻,脚底升起一丝寒意起来。

根据鬼事笔录记载,鬼魂残变这是鬼魂升级转变的意思啊,犹如小说修真人升级渡劫的样子啊,想到这里我心里就是一阵后怕,一旦使这个鬼魂残变成功,那可是进入高级鬼怪啊。

如果我猜测没错,这是张子豪由黑变红的节奏,给他变成红鬼那就是厉鬼啊。

我的妈呀,这不是要等死的节奏?

说实话,这一刻我真想逃之夭夭了,但仔细想想,做人不能这么无耻,这里还有几个无辜的性命啊,要是我真的跑,真是太没人性了。

我急眼了,声音有些嘶哑赶紧问道:“大师,可有方法,破此鬼魂残变?”

都怪这几天看鬼事笔录太多,此时我说话有点文言文文绉绉的样子了。

阴间捕快沉默了一会,语气更加凝重说道:“有是有,不过很危险,稍有不慎你会身亡。”

我倒吸口气,这么严重?随后思想立马斗争起来,说不犹豫那是假的,这可是关系到自己的生命啊,值得慎重思考一会。

阴间捕快见我沉默,也不着急追问我,这时候,我目光偏过一眼,看到张子怡跟阿大阿二他们三人一脸疑惑不解的望着我,双眸之间都透着浓浓的期待之色。

要是我一走了之,残变成功的张子豪就是红色厉鬼了,到时六亲不认起来,这栋别墅无一生还,更甚者这个小区很多人都遭殃啊。

虽然我不是一个忧国忧民,身係天下苍生之人,不过,要是眼睁睁看着活生生的人被迫害,我心里多少都不会心安,而且还会一辈子都在自责中渡过。

我深呼吸几秒后,郑重的说道:“大师但说无妨,我不如地狱谁入地狱...”

还没有说完,我就呸呸起来,深感这几天真的入魔了,开口闭口都是书上的文言文台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