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房门旁边就是上三楼的楼梯口转角,所以那波白鬼都是往这边缓慢的走过来,看过美国大片的人应该懂行尸走肉吧。

现在这些白鬼就是跟里面的丧尸差不多,唯一不同就是白鬼浑身干净,没有缺胳少腿,血液外漏的样子,不过,还有有共同点,那就是表情呆滞,目光无神,动作都是僵硬,走路东倒西歪的样子。

忽然,就在这时,我体内灵气狂躁起来,有种要穿透我骨头和皮肤蹦出来的感觉,我连忙动用心法压住起来,因为我知道,此时我已经是凝气期了,遇到庞大阴气时候,灵气会自主护身起来,要是此时我给灵气护体,那些路过我身边的白鬼肯定被弄个魂飞魄散。

那幽幽的京曲还在连续低唱,看样子这些白鬼都是被京曲召唤而去的。

这么多数量的白鬼都前往,这个女厉鬼到底要做什么?值得要动用这么多的魂魄吗?

想到这里,我心里一噔,赶紧回贾瑶房间,她已经被失去一主魂了,再失去气魄中某魄,那就刚加糟糕了,想到这里,我拔腿就就跑上楼。

我小心翼翼的来到电梯口,乘坐电梯而没有走楼梯。

可以说我一脸焦急有担心的回到贾瑶的房间,等我冲渣渣进去仔细一看贾瑶,并没有发现他眉宇间有黑气,因为我算是看懂了,整座住院部,只要眉宇间有黑气的人都被找魂魄出来,那些没黑气的人都是十分正常。

也就在这时,阴间捕快来电了,一开口有些责怪我的意思,说:“主播,你怎么把直播关了,这样我都看不到你那边情况,你有危险我也不懂哦。”

刚才我上来时候,为了不给直播看到贾瑶这才关闭直播室的。

我也没有解释就问:“大师,刚才的白鬼你也看到了吧,那个庙宇的红衣厉鬼在这里招魂,你说她一个鬼魂招魂来到底要做什么?而且,那可是个厉鬼,我对付不了。”

阴间捕快沉默几秒,谈笑自若道:“主播,你现在堂堂一个凝气期,你害怕什么,能用的道符见面就给我丢上去,现在你也是画出一品道符了,道符低级就像再小的蚂蚁,数量庞大也很恐怖,你不懂蚂蚁咬象的故事啊。”

我仔细一想还真有点道理,这才释怀道:“那我知道了大师。”

阴间捕快呵呵一笑,说道:“你现在能画阳符没有,按照你灵符师境界,应该能画了吧。”

我不可否认说能画了,阴间捕快郎朗道:“那就更好了,你要是遇到那个女厉鬼就给我用阳符砸死她,就算不能灭了她,起码她伤不了你。”

我公鸡啄米的点点头,挂完电话,我在多画一些阳符,怕等下不够用,等我做完之后,掏出李哥帮我刻好的印章就盖上去。

也就在这时,我忽然听见走廊外面有些嘈杂的声音,而且还是一个男子跟护士拌嘴的声音。

我有些担忧,这些普通人不知道现在有女厉鬼在作祟,万一被女厉鬼发现,那就糟糕了。

带着这个担忧我走出贾瑶的房间,在临走之前,我早已在房间背后在贴上几张辟邪符,只要等级不是很高的鬼魂都无法进去房间,不过,红色厉鬼以上我就不敢保证了。

当我走出房间立马看见十米处走廊那里,有个男子在跟护士拌嘴拉扯,好像护士不给这个男子走动的情况。

我慢慢走进,也越来越听清他们只见的对话。

“我说你脑袋是不是有病啊,来我们这里找什么直播,我们医院没有直播这样的人,你要是在这里东找西找,我立马报警哦。”那个护士奔三了,身材保持得还很好,玲珑曲美。

“我告诉你,直播是我偶像,今天我看见他在这里做直播,我是过来找他拜师的,你别在拉扯我,要不然我跟你急眼。”那男子脑袋还真像少根筋似的,人家都说要报警,你还对跟护士急眼?

妈呀,这该不会是刚才那个说来找我的粉丝吧?

我慢慢的打量这个男子起来,年纪大约二五六左右,身材高大,面貌粗犷,皮肤粗黑,上身只搭着一件背心,肌肉如拳头般一鼓一鼓的,在灯光下油亮油亮的。

护士眉形瞪怒一眼,吼道:“吗的,原来是遇见个神经病。”说着拿出手机要打电话报警的样子。

我眼看不对劲,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再说又是我粉丝,不能见死不救,这才跨大步伐上前三步,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护士不好意思,这是我朋友。”

说这话的时候,我还偷偷对这壮汉挤下眼睛,示意他说是跟我朋友,我这么做可是在帮他解围的,这护士就差点放下手机不打算报警了,谁知道,这壮汉,说了一句话,差点没把我气死。

他说:“喂,我跟你不熟啊,我可没有像你这么瘦不拉几的朋友。”

妈呀,这个这个壮汉,难道就是传说中,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人物,还是个缺根弦的傻大个?

随这话一落,女护士看得我一愣一愣的,我情急之中,指着自己脑袋,尴尬说道:“合适,别听他的,他这里有问题。”

护士看着我边说边指着脑袋,态度又很诚恳,嘟着不悦脸色,说道:“你这人怎么搞的,竟然带神经病来医院,我告诉你啊,赶快把他拉走,要不然我就报警抓人。”说完护士哼的一声就走了。

我大松口气拍着胸脯起来,这时,壮汉好像反应过来了,对着离去护士的背影吼道:“你才有病,你的全家都有病。”说完,这壮汉还翻个白眼,随后回过头,对我说道:“喂瘦猴,你知道我主播在哪里吗?”

此时我有种哭笑不得,我身材虽然有点苗条,但是也不是像他说的瘦不拉几,不过想必他,我确实是很瘦,很瘦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