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空鼻哼一下,不言不语,张大山朗朗一笑,说道:“道长还是如此脾气,说话直白从不拐弯抹角,我就喜欢你这种性格的人,比那些掖着藏着虚伪的人,高尚多了。”

黑袍老者面无表情,说道:“张老板也就痛快点,直说吧,今晚找我们来有何事。”

我从他们两人的对话,多少也能猜测一点,他们两人曾经是认识的,要不然张大山也不会说那句,道长还是如此脾气,这样问题就来了,我很好奇他们俩曾经怎么会认识呢。

张大山也不废话,弹弹烟灰,把身体往沙发后面一靠,说道:“道长你说的那些高人,我是找不到了,所以只能请林火哲过来帮我上山,把我儿子的另个灵魂招回来就行。”

天啊,张大山真是不语不惊人,我差点就发傻了,要是我真上山,我也是先去招贾瑶的魂魄,不过,我以我现在的实力真能上山吗?

不过,我想法是美好,现实却是残酷,未等我发言,黑袍老者十分果断的语气,哼道:“不可能,张老板,恕我无能为力,其它的忙我或许能帮,但这个忙真是抱歉。”黑袍老者说完,站起来对我说道:“火哲,我们走。”

我有些还没有转过弯来,不过也傻傻的哦一身,起身就要跟着老者离开,忽然,张大山哈哈浪笑,说道:“短短三年,看来你都忘记我的性格了,要不要我提醒你一下。”

虽然张大山是一脸笑容,但是不难听出他话里带有威胁之意,赤裸裸的威胁。

本来刚转身要走的黑袍老者此时停止脚步,幽幽回头,从容自若的表情,说:“张老板此话差矣,我没有忘记张老板一言九鼎的性格,同时也永远不会忘记,张老板狂妄自大,一言不合就要处处打压,我也提醒你别忘记我的脾气,三年前你留不下我,今晚你也留不下。”

黑袍老者说这话时候,张大山脸颊短暂的抽搐一下,随即快速的恢复正常,一言不语鹰一样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黑袍老者,我看着他们两人有种很浓的火药味,我心里微微有点急促不安。

坐在张大山旁边的张子怡也是一脸着急模样,但是她还算懂得尊卑有序,不敢此时出声打扰他父亲,所以有种心急如焚的心里坐在那里,对我眼神复杂的望着看。

“阿弥陀佛,今天在医院,我看道长到是有点面熟,当时我也记不起,而且那时道长还不承认,现在经过张老板提点,我终于想起来道长是谁了.....”玄空说到这里,声音就嘎止了,因为他看见黑袍老者一双犀利的眼神在注视他。

我不难看出,黑袍老者很忌讳别人说出他身份,此时他听见玄空恍然的样子,有种深怕他把自己的身份讲出来,不由瞬间阴沉下脸,还别说,从来没有见过黑袍老者发过脾气,此时见到了,我顿时有些震惊起来。

只见黑袍老者忽然灵气护体,爆发出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出来,浑身上下灵气流动不停,仿佛有灵性般,也跟着自己的主人愤怒起来,此时的黑袍老者给我一种完全不认识他的感觉,很陌生又令我很害怕。

“道长脾气还是那么火爆,啧啧,为何就不能改改呢?”张大山玩味的抽烟吐出烟雾说道。

黑袍老者哼的一声,把灵气护体给收回来,这等收放自如的境界,看得我张口结舌起来。

“知道我脾气就少来威胁我,说句托大的话,今晚我离开没人能阻止得了我,哪怕是你玄空四品境界,也休想拦得住我。”

黑袍老者怒眉瞪眼,爆出强悍的气场出来,张大嘴嘴边微微再次抽搐一下,反观那个玄空,脸色惨白,好像被黑袍老者侮辱得真是不堪一击,双眸不由犀利起来,有种要试试的味道。

两人私募对峙起来,此时的空间仿佛升起浓浓的火药味,稍有不慎就会爆炸。

也不懂为什么,此时的我内心亢奋着,身体好像被打了鸡血似的,激动起来,有种恨不得他们两人大打出手,好给我看看高手如何过招。

忽然就在这时,别墅大门那里,传来几声拍手鼓掌的声音,随后还轻轻响起一阵悦耳的笑声,说道:“嘻嘻,不错,你这个老头很狂妄,竟然大言不惭说没人能阻拦你,本姑娘就不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