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年轻仔叫我火哲哥时候,我有种恍悟的感觉,刚才为什么第一眼见到他总感觉认识他,此时被他一叫火哲哥,我顿时马上想起来,这人可是我堂弟林浪啊。

这小子当初经常像个跟屁虫一样跟着我,叫他做什么他都是屁颠屁颠去做,哪怕叫他去偷看隔壁李婶洗澡,这货还真敢去,只不过这货被发现了不懂说话,还说是我叫他去的,当然了,最后我被我家人狠狠的训话。

林浪见我还是不言不语,再次小声问道:“你是不是火哲哥啊。”

我点点头,笑眯眯说道:“你小子现在行啊,都长这么大了,变化太大我都没认出你来。”

闻言,林浪像个得糖的小孩子,甜蜜蜜的笑容说道:“人家女大十八变,我十六岁就变化很大了,火哲哥,你说我是不是比女人厉害?”

我嘿嘿一笑,摸着他脑袋回应说是,还别说,这小子当初刚八九岁就挺机灵的,现在都十三岁了,不用说那肯定是更加机灵了,虽然语气多少还是有点稚嫩,不过想他这般年纪的孩子,估计连林浪的十分之一的懂事都没有。

我随后问道:“你几年不见,怎么混进第九处了,据说第九处可是政府的部门。”

林浪对我傻笑,说道:“哥,这事说来话长,有空我在跟你说。”

我点点头回应,此时由于卢雪琪跟林浪心到来,不得不添加两个椅子,只是给我万万没有想到,添加的椅子竟然没有我,而此时我就这么尴尬的站着,这时,黑袍老者不,应该叫张老了,只见张老轻轻嗓子继续刚才的话题。

就在张老话落,他左手边第一位陈哲最先站起来,像个武林人士一样,双手抱拳,一脸正经说道:“本人耳东陈姓,单名一个哲理的哲,是来之A大队,属于政府部门,管理全国稀奇古怪事件。”

卧槽,真是政府部门的,怪不得刚才武界的唐希朝说他有合法杀人证书,感情是这样。

陈哲解释完下来就到吴琦美女,只见她今天还是一身紧身装,亭亭玉立的站起来,拥有瓜子脸的她真的长得很好看,眼尖的我都发现武界的唐希朝时不时偷看她。

“我叫吴琦,来自玉溪宗。”吴琦说完麻利的多了下来。

我很纳闷,这个玉溪宗是什么?该不会是玉溪烟草厂创办的某个门派?

就在此时,林浪偷偷给我小声说道:“哥,这个玉溪宗实力还是很厉害。”值得一说,整个会议室除了张老是站着,剩下来是我了,而我正好站在林浪旁边,在林浪旁边就是卢雪琪。

也不懂是不是我错觉,在林浪偷偷跟我说话时候,那个锥形脸卢雪琪美女也偷瞄我几眼,弄得我心中有个受宠若惊的感觉,难道我长得太帅了,这个卢雪琪也对我有兴趣?

我刚臆想一下,吴琦坐下来就轮到玄空了,他一副得道高僧模样,和蔼可亲的笑脸,缓缓站起来:“阿弥陀佛,在下玄空,来自天山寺,可能在做朋友都听过贫僧法号却没见过贫僧真人吧。”

随着他话落,武界的唐希朝跟刚跟我做朋友来自西部的赵尊,都是一脸惊讶起来,唐希朝说道:“你就是那个玄空大师?哇,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江湖上都传言玄空大师是个苍老的老者,看来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才是正确的,大师这模样哪有苍老之范,跟个年轻人似的。”

没错,这个玄空年纪虽然四十多,但看上去真的很年轻,不仔细看的人还以为刚奔三出头。

玄空大师说完就到张大山了,此人一副上位者的气派,站起来淡淡解释自己,也不懂为什么,张大山介绍自己的时候,在场的众人给我感觉他们都认识这个张大山一样,不过,今天只有张大山跟吴琦来而已,张子怡并没有来。

等张大山说完,接下来就是黄毛了,此时的黄毛表情还是那么冷傲,有种目空一切的狂妄语气,说道:“本人是阴阳教教主的首席大弟子,可能很多人不懂我,但是我师父你们应该都听过的,我的师父人称古老邪。”说到他师父时候,这货一脸更加得意。

我真想不通这个古老邪是哪位大人物,为什么黄毛说到师父那么自豪,而且我仔细一看,除了玄空,张大山还有长老,这三个长辈之外,其他人都是一脸震惊的模样,当然了,我们家冷男李睿泽没有吃惊,还是那么冷淡的表情。

“浪子,这个古老邪什么来头,为什么你们这么震惊?”我忍不住悄悄问了林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