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不容易回过神,打个冷颤问道:“这禁灵是什么鬼东西?”

阿飘幽幽的漂浮着身体,就像个人在水里浮着一样,淡淡的对我说道:“禁灵是一种灵体,非鬼非妖非魔非怪,无分正邪,具体这是什么灵体,又是怎么来我就不知道,不过,我知道想要符阵威力更上一层楼,就在符阵里面放入禁灵,我更知道想要放入禁灵,炼器师境界必须到天师符才能,而且禁灵是分正邪的,这就要看使出符阵之人是正是邪,正的人使出符阵禁灵就是正,反之就是邪的。”

我像听天书一样,久久才反应过来,随后问道:“天啊,炼器师到达天符师才能?那可是第四等级境界啊,我现在还只是刚进入第二境界,法符师。”

说到这里我心中有些垂头丧气起来,暗想自己境界太低了,不论练体师还是炼器师,都是低得要命,不得不感叹,修炼真是太缓慢了。

我叹口气,随后淡淡问道:“那刚才这个禁灵是是正是邪?”

阿飘摇摇头说道:“我看不懂,不过看它没有攻击伤害你,猜测是正的禁灵。”

我嗯一声,猛然间联想到隧道门口的那两个归石门,根据玄空的话来说那对归石门是一个符阵,那这个禁灵会不会就是归石门符阵的里面的禁灵?

在我沉思的时候,阿飘淡淡继续说道:“火哲,刚才我上前去看了会,没有发现上面有僵尸,到是我们现在的头顶上面还有一条隧道,我没走多远就发现有一丝很厉害都灵气,所以我没敢走远就回来了。”

阿飘说到这里停顿了一秒,又说道:“还有我回来的时候,感受到有一群人在往我们头顶的隧道走去,而且里面还有几个厉害的人,由其是年老的道长跟一个和尚。”

我勒个去啊,这帮人没有等我就往二层的隧道走去,这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顿时,我心中那股怒气冉冉升起。

几秒钟后,我狠狠的说道:“阿飘你小心点,要是遇见他们了你就躲进容器里面,别被他们发现,要不然我被他们其中某些对你不利。”

阿飘嗯一声鼻音,说道:“火哲他们是你朋友吗?”

听到阿飘这么问我才想起,阿飘是不认识他们,唯一认识的估计就是老王,王铁南,还有在酒店时候,被赵尊发现知道,阿飘也就认识这两个人了。

我不可否认点点头说道:“是朋友,不过,你别想得天真,就算是朋友,你毕竟是鬼魂,难免会被人挑拨离间,到时有人出手对付你。”

阿飘对我点点头,我忽然想起僵尸跟鬼魂那个厉害,不由边往里面走边问道:“你们鬼魂厉害还是僵尸厉害。”

估计阿飘料不到我会这么问,有些惊讶的啊一声,随后慢慢说道:“我们鬼怪跟僵尸没法比较,不是一个等级的,平时我们鬼魂也很少跟僵尸有冲突,对此我也不知道。”

我失望的哦一声,摸着墙壁顺着慢慢走进去,对于这条隧道有没有陷阱或者暗器之类我根本不用担心,毕竟刚才他们都路过了,他们算是第一先锋探路过河了。

顺着洞壁我大约走一百多米这样,再次又遇上那个禁灵了,就是这次我猛然悟想这只禁灵,可能就是在洞口外面一直默默注视我们的那个未知动物吧,我越想越觉得百分之百。

因为在外面时候,我们众人都总是感觉背后有东西盯着,目前来判断除了这只禁灵没有他物了,也是唯一可以解释的可能了,毕竟它的速度快得比子弹还神速,同时我也在想,要是能抓一只禁灵,以后我三级阵符师了,使出画地为牢威力就更加厉害了。

想到这里我等禁灵飘过去时候,停下脚步点燃一根香烟问道:“阿飘,你说禁灵能不能抓呢,要是抓用什么东西装啊。”

阿飘没有料到我会停住脚步,忽然就柔软的东西撞到我后背,我顿时感到一股硬中带软的感觉,同时心里也大是震惊,阿飘不是鬼魂灵体吗,怎么能触碰能跟我身体触碰,因为我知道刚才触碰我的后背的就是一个胸部的位置,而且还是个女人的。

就当我疑惑回头想问问阿飘的时候,忽然,一个披头散发的头部差点就跟我鼻子贴在一起了,而且她的微弱的呼吸气息幽幽的向我喷来,我顿时知道这个不是阿飘,因为阿飘是鬼魂不可能有气息。

想到这里,我吓得踉跄倒在地上,裤裆凉飕飕的尿了出来,与此同时这个,这个披头散发的女子也是惊天动地的尖叫起来,由于太漆黑,我这时愣在地上完全看不清这个人尖叫女性是谁。

不过,我此时非常肯定,这是个活人,而且还是一个惊恐万分的活人。

我尿出来后,浑身打个冷颤,还在心有余悸,心脏阴阴的发疼。

“别叫了,这么难听的声音太噪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