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哲...火哲,这些石柱怎么回事呀,还有上面的字体符号是什么?”窦雅楠说话时候都急促起来,我没有回应她,而是再次仔细观察上面的符文。

“火哲你到是说话啊,你一言不语弄得我心慌得很呐。”窦雅楠紧靠在我肩膀,浑身有些颤抖,语气都开始急促起来了。

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按照诡事笔录记载,这石柱上面写的字体是一个困魂咒,想到这里,我心中大惊起来,不由自主的再跑过另一根石柱去看,在到另一根,期间,窦雅楠都被我怪异的举动弄得更是大惊。

“火...火哲,你这是怎么了,老是盯着石柱看,你发生什么了,别吓我啊?”

就在我跑到第四根石柱看一眼时候,窦雅楠颤抖的问我。

此时的我心中大是震惊起来,这可是一个厉害的困魂咒,而且每个石柱上面都是单独的一个困魂咒,本来一个困魂咒都是很厉害了,现在要用四个困魂咒配合起来,那就是一个符阵,可想而知这里困着一个多么可怕的鬼魂啊。

我想都不敢往下想,拉着慌乱的窦雅楠转身就往石门方向走去,边走边说:“快点找看看,有没有暗门打开这个石门,我们要赶快离开这里。”

窦雅楠完全不明白我为什么这么紧张,不过她还是很配合,我在石门左边摸索她在右边摸索,还边找边结巴问道:“火哲,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了吗,为什么你看到这四根怪异的石柱,情绪变得这么慌乱,你到是快点说啊,弄得我心情七上八下的恐慌啊。”

我刚才本来不想告诉她,那是担心她听到这个密室关着一个很厉害的鬼魂,估计会吓死的,虽然现在我不懂这个鬼魂被关在密室哪个位置,但我十分肯定,这个鬼魂可能就在某个角落阴深深的盯着我们呢。

不过,此时见到窦雅楠一定要知道表情,我淡淡说道:“这四根石柱是四个困魂咒,说白点,这个密室就是拿来困这个鬼魂的,而且,这个鬼魂很厉害。”

在我话落,窦雅楠还是害怕得尖叫一声,当她发现自己竟然不由自主尖叫后,赶紧双手捂上自己嘴巴起来,眼尖的我发现她此时脸色顿时白得很吓人,就像一张死人脸一样。

正当我刚想说话时候,我的左手摸到了一个暗槽,我心里顿时一惊,赶紧弯腰观察起来,窦雅楠也发现我这边状况,慢慢的向我靠近过来,我怕她又一惊一乍,赶紧用食指堵在自己嘴巴嘘的一声,窦雅楠愣愣的点头起来。

这个暗槽有种类是开车门的那种,我沉思几秒,随后手指用力扣了一下,当我扣完之后,一声轰隆隆的开门声音就传出来了,我们本以为是刚才进来的石门打开了,谁知,被打开的是另一道石门,而且还是在我们背后密室的墙壁上打开。

我跟窦雅楠幽幽站起来,随后两人面面相视几秒,就当我们两人要走上石门的时候,忽然,我们两人脚下一阵抖动,不等我们反应过来,我们两人就像踩空一样,随后哗啦的就往下沉。

不过还算万幸,我们两人掉下来的地方不是很高,也就两米的高度,刚才掉下来我和窦雅楠没有受伤,也没有遇见电影里面那样,有什么陷阱等着我们,不过,掉下来的这个空间很小,只能容下一个多人,而此时我们可是两个人啊。

所以可想而知我们两人此时是多么的紧贴一起,我的双手就搭在她的臀部,更不巧的是,窦雅楠不仅挺拔的胸部贴在我胸口,修长的双腿此时还夹住我左腿,这样暧昧的姿势弄得我们两人都是深深的喘气起来。

我心跳加快的刚想说话时候,又一声轰隆隆的声音在我们头顶响起,只见我们刚才掉下来的那个地方,正有有东西合起来了,也不懂怎么回事,窦雅楠的手电筒突然就熄灭了,顿时,在这个狭窄的空间就陷入一片漆黑,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你...你的手千万不要乱抓。”窦雅楠冷不丁冒出这句话来。

本来我双手就搭在她柔软的臀部根本没有要乱摸的念头,就在她这句话落,我心中忽然邪恶的冒出,如果抓上去回是什么感觉的念头,正当我打算冒死摸上一把的时候,忽然,在我们头顶密室那里传来脚步声,随后就是一阵轻声细语的对话。

“子怡姐,这里会不会就是老大说的密室?”

听到这里我心中大惊,这是阿大的声音啊,我勒个去的。

“应该错不了的,这里就是张大山说的困魂室了,阿大把檀木盒子拿出来。”张子怡的声音,此时她的声音里透着一股惊喜的语气。

“子怡姐先别动,我们找了很久都没有发现这个密室,你们不见奇怪吗,怎么忽然就有一道门打开,又正好给在隧道里面的我们给发现呢?”

这是吴琦的声音,听到这里我心中震惊得犹如有颗原子弹飞往东瀛去的感觉,同时我也知道了,刚才由于我打开暗槽,随后另个石门打开,张子怡他们正好在隧道外面发现石门,我寻思着,应该是三岔路口进来,再到分叉路口时候,他们走另一条隧道,而我们跟他们走的是相反隧道,所以我们从这面石门进来,他们就从对面的石门进来了。

不过,我心中也是疑惑,张子怡竟然不叫爸爸而是直呼名讳,这是什么原因,还有他们口口声声说找到困魂室了,难道他们带有张大山交代的任务来的,还有,张子怡叫阿大拿出檀木盒子,里面到底装有什么东西?

正当我想着时候,在上面的张子怡,语气不悦道:“我管它奇怪不奇怪,总之现在我们找到困魂室了,当下要做的就是张大山交代的任务,阿大,把檀木盒子给我,你再去把石门关上。”

我听阿大哦的一声,随后就是他走路的声音,估计是回头去关石门了。

“吴琦,你去把这些道符贴到石柱上面去。”张子怡冷峻严肃带着命令的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