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过了多久,当我幽幽的醒来,睁开第一眼的时候,立马发现四周环境不是原来的那个密室了,而是另一个地方,这个地方有微微的亮光,我刚吃惊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是躺在一口棺材上面,而且双手还抱着檀木盒子。

顿时心中骇然无比,大惊失色的赶紧抬脚,抱着檀木盒子就跳下棺材来,也就在我跳下来,瞬间的发现,这里不是只有一口棺材,还有几个棺材,而且每个棺材都被石块垫起四脚,悬空起来,看到这里我瞬间瞪大双眼起来,浑身犹如石化一样。

同时脑海也疯狂的运转起来,我为什么在这里,而且还抱着封闭张子豪的檀木盒子,密室里最后发生什么事了,暴君大人被困魂咒消灭了吗?

还有,窦雅楠,狐妖,吴琦还有阿大,他们都去哪里了?

也正当我凌乱的时候,忽然,我双脚下面有些一样,好像有东西在波动我裤脚,我吓得蹦达起来,手里的檀木盒子也掉落下来,未等我惊吓回过神,一声闷闷的声音就幽幽响起。

“呜....呜....”

我被这突兀的声音再次弄得骇然起来,条件反射的摸索后背的帆布袋,还好,我昏迷的时候帆布袋还背在我后背,此时我没有多想,掏出雷击木心中恐慌顺着声音望去,这不望去还好,当我望去的时候,我瞬间就吓尿了。

在我跳下来的棺材下面,垫起棺材的石块那旁边,正有一只皎白的纤手被我掉落的檀木盒子给压中了,而且这只纤手柔软得好像没有骨头一样,看着这一幕,我尿了之后身体就僵硬起来,这是恐惧过度的表现。

“啊....啊...”

也就在这声音落下,那只纤手再次动了起来,而且还微微的从棺材底下爬出来,随后在我爆出眼球的形状之下,一个披头散发的脑袋缓缓的从棺材底下露了出来,这一刻,我仿佛不是吓傻了,而且骇然的条件反射起来,握着手中的雷击木,对着露出来的黑乎乎脑袋就是一记。

那个脑袋顿时发出一声闷狗的声音,立刻动弹不得,我浑身瑟瑟发抖的捂着雷击木直勾勾的盯着这个脑袋,吞着唾液自言自语磕巴道:“我还以为你们僵尸无敌呢,这还不是被我像敲狗一样,敲晕你,我勒个去。”

当我骂完之后,为了以防万一,我掏出张老给我的镇尸符,右手捏着镇尸符弯下腰,紧张无比的把这个披头散发的脑袋转过来,毕竟只要贴在额头才能镇住僵尸。

就当我闭住呼吸把那个脑袋连同尸体翻过来的时候,一张令我熟悉无比的面孔呈现在眼中。

我勒个去啊,这可不是吴琦吗,我的老天啊,刚才可是我用雷击木像敲狗一样,敲她脑袋啊,要是给她醒过来,她还不把我剥皮抽筋了?

此时,我心中害怕得犹如见到僵尸,害怕的同时也想着,吴琦怎么就在这里了,那剩下的他们是不是也在这里?

想到这里,我蹲下来,一眼望着没一个棺材下面,只是给我失望无比,每个棺材下面都是空空无物,唯一有的就是石块垫起棺材的影子,真奇怪,为什么只有我跟吴琦来到这里?我们又是怎么来的?

也就在我思绪凌乱的时候,忽然,有几个脚步声由远而近的传来,我内心再次震惊起来,想都没有想,拽出吴琦的身体,随后把她扛在肩膀上,借着微弱的亮光我扛着吴琦又抱着檀木盒子,赶紧躲在最里面的角落里面。

我所在的位置有个低洼,从外面看进来是难以发现,但是我却是可以清晰的看见外面事物。

此时我放下吴琦和檀木盒子在脚下,趴在低洼上面看着那几个脚步声来人是谁,只要不是僵尸我就不用担心受怕,同时我这么一看,这个陌生的空间尽收在我眼里。

原来这里也是一个密室一样,只不过比前面的那个密室要大得多,而且最外面的角落有两个木棍撑起一盏油灯,估计刚才微弱的亮光就是油灯发出来的,而且,我也发现,这里放下九个棺材,摆放的位置很像北斗七星阵似的。

老天啊,难道这里就是张老说到的九棺地方吗?

在我刚吃惊的时候,刚才的脚步声也慢慢的靠近这个密室了,我刚屏住呼吸瞪大眼睛看看到底是人还是僵尸来的时候,一声我熟悉的声音就响起了。

“大家小心,前面就是九棺七星阵的密室了。”这是张老的声音,他的语气透着一丝虚弱。

“张老,会不会里面又有一只着火的僵尸吧。”这是邓圣煌的声音。

我闻言,心中也是吃惊,着火的僵尸?难道他们又遇见一只僵尸了,而且是着火的僵尸?

想到这里,我脑海升起我跟窦雅楠在隧道遇见的那个棺材,难道张老他们遇见的就是我受惊吓掉落黑火把,把棺材里的僵尸给弄着火的僵尸吧,天底下有这么巧的事?

当我正想着,张老的声音还是透着一丝虚弱的语气,说道:“老夫不敢保证有没有僵尸。”

“诸位请勿说话,我们保持警惕。”这是玄空的声音,不过他的声音十分正常。

“师弟,你少说话,我们紧跟张老就对了。”雷易涵温柔的声音幽幽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