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暴君的话雷得不行,如果此时我是站着估计都摔倒了,回神过来看着这个蒙脸的高大男子,我寻思着此人会不会就是给倪高古墓地图的人。

正当我想着时候,张永生语气凝重说道:“阴后?你...你怎么从古墓出来了,是谁给你解咒,这不可能,这世上还没人能解得血咒之魂啊。”

随着张永生那句阴后话刚落,我瞳孔瞬间就紧缩起来,这可是古墓张老都忌惮的人物,此时就连张永生都有些凝重起来,是不是这个阴后更加厉害,而且这个神秘的蒙脸人竟然是阴后的丈夫,这么反转的狗血剧情,可以用一句跌宕起伏十八弯来表达啊。

此时的张永生双目带着满是不可能的味道,浑身有些情不自禁的颤抖一下,但也恢复得很快,也不懂张永生颤抖是害怕还是什么,竟然难得的出现这一幕。

“张永生,我们幽体一族世上无多少人知道,你怎么知道我们幽体一族能打开传送门?是谁告诉你,说出来我可以饶你不死,反之你会知道什么叫痛不欲生。”蒙脸男子幽幽的说道,语气有种不容反抗的味道,犹如王者的语气似的。

随着蒙脸男子话落,他旁边那个有着古典美韵味道的阴后,目光扫过传送门上面的暴君尸体,也就是这么一秒,原本平静眼神刹那间出现一丝诧异,随后立马眼神变得犀利起来,而且看暴君尸体,再把目光投上我来,说实话,阴后的这个眼神,我一辈子都记得,太犀利了,有种尖刀在你心上刺一下的感觉。

还不等我和张永生反应过来,只见阴后咻的一秒就跃上半空,而且是向我飞来,她那双纤手仿佛老虎钳一样,抓过我肩膀力道很大的把我硬生生拉到地面来,我还不懂怎么回事,阴后一巴掌就拍到我头上。

那力道有种令我魂魄都被震荡似的,脑袋狠狠的空白起来,与此同时,我感觉好像脑袋有些东西被震出去似的,随后就听见一声怨恨冲天的声音。

“张永生,我要你死。”

就在这句话落下,我也回神了,只见我旁边耸立着一个模糊的影子,从轮廓上看就是暴君,也是这一秒,暴君大人眼看要冲过张永生时候,忽然,一道极白的强光爆射下来,我的眼睛刹那间刺疼一下,情不自禁就闭上眼睛,也是这一秒的闭眼,随后听见暴君撕心裂肺的叫声。

“不,姐姐,姐夫救我。”

暴君喊这句话,我刚反应过来,同时也发现自己能动了,刚转身看着暴君,立马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刚才的强光是莲花传送门射出来的,并且此时把暴君的人影牢牢的吸住一样,还把他拖到暴君的尸体去,此时在莲花传送门上门就有暴君的尸体和他的灵魂,而且都被传送门的异光给吸收。

就在我诧异的同时,阴后和蒙脸男子也诧异了,就连张永生也是惊呆的模样。

正好,此时蠪侄和阴间捕快他们都打到里面来,当他们见到莲花传送门在吸收暴君大人尸体和魂魄,都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的停下手,当然张大山和诗音也是一样。

我只看两秒,随后赶紧跑过冷男去,看着他和老王昏迷,我这才放心下来,而且林浪好像也是昏迷了,我把他们三人的身体都拉到一个角落,也正当我做完的时候,只听见背后一阵打斗声,我赶紧回头,正看见阴后和张永生两人正在进行你来我往的拼斗,他们有种不分上下的局面。

两人属于那种惊艳的打斗,看得众人都目瞪口呆,我吞口唾液有种做梦的感觉,要不是亲眼所见,我真的以为在拍电影呢,而且还是拍神话剧情的电影。

“不用看我,你们快点过去把林火哲押到莲花传送门下面,让传送门炼化林火哲。”

张永生一边反击阴后一边对着阴间捕快和张老说道,语气有种不容置疑的味道。

“父...父亲,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要炼化林火哲。”阴间捕快紧锁眉头问道。

看到这里,我也是诧异几秒,随后想到卢雪琪的话,张永生是想介意传送门来逼出我身体的道灵,只是,我身体真的有道灵吗?这点我非常的怀疑。

“放肆,难道我的话你们都不听了?”张永生捏个兰花指打出一张虚幻出来的道符,逼退阴后,语气很不爽的喝道。

阴间捕快脸色颇为难看,一脸为难的表情看了我几秒还是未有动手,到时张老果断的飞身越过我这边来,刚才我断腿之痛使我拉着冷男他们三人尸体都很吃力了,现在见到张老出生过来,那速度根本令我逃跑不得,唯一眼睁睁的看着他跃过来抓我。

没有太多疑问,我被张老单手扣住未断手的右肩膀,只见张老双目坚定的望着我,他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怜悯和一丝为难的味道,好像一切抓我就是理所当然的样子。

“张老,看在你我认识这几日面上,能否放过我?”我侥幸的心理使我淡淡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