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真的,我都没有看见这个妖艳男子是怎么出手,又是何时出手的,再说他这个速度和力道十分霸道啊,看得我瞳孔紧缩起来,用屁股都知道此人肯定是个高手。

“不知好歹,都叫你住手了,还偏不听,你就好好享受吧,来人,给我把他们带到大厅,掌门要见他们。”

说完这句话,妖艳男子甩手一下就离开了,我还不明白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这时,老王身体一颤,嘴巴狠狠的吐出一口血液,我震惊的大步上前扶着老王。

就在我刚扶着老王的时候,门口就冲进来七八十手拿电棍的保安,其中一人还去扶起那个半死不活的保安,这时他们纷纷开启电棍,整个房间里都是嘶嘶的电流的声音。

“老王,你没事吧。”我没有理会他们,关心的问着老王。

老王好像说不出话,摇摇头的回应我们,这时其中一个保安开口说道:“走吧,乖乖点就不会再吃苦头。”

还别说,七个拿着电棍的人在虎视眈眈的望着我们,反抗肯定是死路一条了,所以我想到这里就扶着老王,林浪紧跟在我后面,我们就被他带出房间。

这里好像是地下城似的,我们走到房间外面,这时才看清,原来走廊外还有许多类似刚才的房间,只不过就不懂里面是不是也关着像我们这样的人了。

顺着走廊我们走上阶梯,好像走上一层后我们就来到上面,只见一个大铁门敞开大门,外面一道强烈的阳光照射进来,我们几人都被狠狠的刺眼起来。

走出大铁门,入眼的是一片草原和一个假山,外加几颗大树,有种大地主后花园的感觉。

随后我们被他们七拐八拐,穿梭了几个小花园,最后把我们带到了一栋三层楼的小洋房,刚进入大厅,顿时我们被里面的宽敞给惊呆了,足足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而最中央那里还摆放了很多椅子,在最末位的那里有个类似小舞台那种,上面还放有一张金灿灿的皇帝龙椅,在龙椅后背就有一幅猛虎下山的字画。

然,在龙椅下来的第一张椅子就坐着刚才的妖艳男子,而他一脸玩味的眼神在望着我们。

我们没有理会这个男子,把目光狠狠的打量这个房间,正当我们环视这个屋里的环境时候,一位年纪奔五的老者,身穿一件唐装的从猛虎下山的字画走了出来。

“欢迎来到道无极,你们不用太紧张,都坐下吧。”

这个老者一出场,我立马感觉到这老者气场很厉害,带有不怒自威的气势,一股上位者的气息,虽然面带慈祥,但他那双眼睛好像有穿透力一样,给我感到站在他面前,我就是赤裸裸的感觉。

“喂,都坐下呀,傻站的干什么,是不是被吓傻了。”妖艳男子捏着兰花指在卷着他长发说道,那模样十足的娘娘腔味道,我都怀疑这人是不是修炼葵花宝典了。

随着男子话落,我咽口唾液回神过来,扶着老王就走到妖艳男子对面的椅子做了下来。

当我们坐下的时候,老者挥挥手那些保安纷纷恭敬的对老者弯腰就离开了。

此时我们有种恍惚的感觉,我们是不是到了古代,这个老者就是皇帝一样,但更多的是迷惑,因为我想起老Ten说把我们买给买家了,难道我们被买个这个老者,当一辈子的奴隶了?

不,这绝对不行,我心中忐忑的呐喊起来。

正当我想着要怎么逃脱的时候,坐在龙椅上的老子朗笑一声,望着我们说道:“你们不用紧张,我们道无极只是一个除魔卫道的门派而已,从老Ten手中把你们买过来,只不过是看中你们的体质,要是你们不乐意,随时可以离开,我绝不会强留。”

当这老者话落,我和老王还有林浪都有种做梦的感觉,这也是太不可思议了吧。

这个老者花钱买来我们不是当奴隶,还给我们随时可以走。

几秒钟后我回过神,轻轻的望着老者说道:“请问,你这么做有什么意义,花钱买我们来不是要奴役我们,要我们做牛做马吗?”

在我话落,妖艳男子鼻笑一下嘀咕我们无知,而老者哈哈一笑,双目炯炯有神的盯着我,还别说,他的眼睛好像真的能看穿我似的,在他目光犀利之下,我都不敢直视起来。

只见他朗笑后说道:“看来你们误会我们了,东方不败,你跟他们解释一下。”

当老者话落,我再次目瞪口呆起来,不单是我就连老王和林浪也是那种震惊的表情。

我勒个去啊,这不是真的吧,这个长得妖艳的男子真的叫东方不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