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桃木剑被甩走,而且这只巨大宠物也眼看就要扑到我跟前,张开血盆大嘴,露出整齐锋利牙齿,要是被它一口咬上,非死即残啊,我从绝望中不懂哪里来的勇气,猛然站起来扑到一边,躲过它的攻击,嘴里大喊一声:“老王,它怕道符和桃木剑,你找一张辟邪符插在桃木剑上面。”

说这话的时候,我已经扑到大厅沙发那里,刚才自顾逃跑没有注意多少,此时脑袋正好撞到沙发脚下的木墩,弄得我一阵剧痛,脑袋差点就冒出星星了。

看来有时间还真要学点武技才得,要不然每次遇见厉害的都是逃跑。

当我正想着的时候,那只宠物扑空之后,缓缓的站起来,而且它后背上的那个模糊人影,若隐若现像闪电一样闪烁起来,与此同时这么突兀的变化,我也看清这个骑在宠物背上的人影是谁了。

我内心震惊的就像看见神仙一样,这个人影不是别人,竟然是第一次来这楼盘时候,在电梯里出现的那个天真少女,真是令我大开眼界,那天见她有种稚嫩和天真,却想不到她就是那个采阴补阳的少女。

“是不是想不到是我?本想引导你怀疑别人,却想不到你最终还是带着那些鬼魂过来找我报仇,今天你们都留下来吧。”也就在这个少女话刚说完,她的身体有种硬生生的从宠物背上抽离出来的视觉感,等她慢慢的抽离出来,她坐下的宠物隐约的慢慢消失起来,只露出她性感完美的身材。

不得不说这个少女长得十分撩人,童颜巨乳外加性感曲美身材,要不然也不会把那些男人迷得团团转,使那些男人,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我幽幽的爬起来,皱着眉头望着她,轻轻说道:“第一次见面时候,你故意说采阴补阳是别人,你的居心何在?还有,你为什么偏偏就躲在这种宠物身上,是不是那个道士安排你这么做的。”

这个时候我基本差不多想透了一些,那天她故意告诉我们这里有采阴补阳的人,如此的主动说无非就是让我们把注意力转移在阿丽达身上,而且我也想起刘慧说过她收养这只宠物,是从一个道士手里收养回来,现在这么一想,估计跟那个道士脱不了多少关系。

果然,在我话落,这个少女面无表情的脸色忽然变化起来,喝道:“你到底是谁?你怎么懂那个道士?”

闻言我百分之百肯定心中的想法了,同时心中也算计着怎么收服这个少女,趁着我和少女的对话,老王那边已经不懂从那里找来一张辟邪符,按着我刚才的话把道符插在桃木剑上面,一副蠢蠢欲动要偷袭少女的后背。

我领会老王的意思,唯有估计吸引她的注意力,再次说道:“那个道士把你故意送给刘慧,你们到底看上刘慧什么,是不是看上刘慧的老公体质?”

虽然我暗想刘慧的老公不会平白跟她经常交合都不会死亡,而其他人都被采阴补阳过后就死亡了,肯定是刘慧的老公体质不同,但是具体是什么,我还真看不出他是什么体质。

少女有种料不到我如此一说,表情诧异几秒起来,有些吃惊的说道:“你...你怎么懂这么多?你到底是谁?你不可能是刘慧请来调查他老公这么简单。”

我点点头继续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肯定是刘慧的老公体质不寻常,那个道士就故意把你送给刘慧,让你对刘慧的老公采阴补阳,好增强你修炼玉女心经,换句话说,你非人非鬼,只有修炼采阴补阳,你才能练出人体来,你是不是邪妖?”

本以为我猜对了,孰料,少女仰天大笑起来,瞬间整个房间阴风大作起来,飘逸的长发都吹乱起来,表情狰狞的难看,一双丹凤眼微微的眯起直勾勾的盯着望,如果说刚才她还算正常,此时她好像变成一个魔女似的,浑身上下散发出有种妖里妖气的气息。

被少女忽然变化的模样弄得一副犹如面临大敌的气势,眼尖的我也发现老王双手抓着桃木剑慢慢的移动到少女背后,距离也就一两米,我暗想老王这时扑上去,肯定能偷袭成功。

但人算不如天算,也就在老王面色凝重要偷袭的时候,忽然,一声尖叫的声音从二楼那里震彻的飘了下来,只见她喊道:“不要,不要弄伤我的女儿,求求你们了。”

这是刘慧的声音,我顺声望去,见到刘慧面漏痛苦的表情,慌乱的跑下楼,弄得老王停止脚步,那个少女也是震惊的回头过去,当她看见后背的老王,顿时狂躁愤怒了,长发飘乱起来,面容像要吃人似的。

“竟然想偷袭我,该死。”

也就在她话落,一股无形的气息疯狂的从她身体涌出来,我们和老王都被这股强悍的气息给震飞出去,就连跑下楼的刘慧也被震飞了,真是想不到这个少女妖气如此的厉害。

“不要,女儿不要在伤害别人了,求求你了。”刘慧缓缓的爬起来,也不懂是不是刚才被震飞伤得很重还是什么,此时她想爬却爬不到,唯有趴在地上,缓缓的爬过少女去。

我捂着阴疼的胸口站起来,脑袋顿时的凌乱起来,这到底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