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单是我,就连老王都听出这个声音是谁了。

“师...师父,这个声音不是张老吗?”老王语气有些骇然的味道,估计有些心悸啊。

可不是吗,来到这个世界一星期过去了,也经历了一些事件,但都没有遇见来自原来世界的人,今晚第一次遇见还是那个跟我不搭调的张老,先不说他修为多少高强,单单说他在古庙时候,帮理不帮亲这条,我心儿都开始慌乱了,要是他在把我抓给张永生,那我不是完蛋了?

此时此刻我真的犹豫起来要不要上去,正当我想着的时候,我的手机再次来电了,是冷男的电话,想都没想我直接就按下接听键,冷男在电话那天语气也是急促说道:“火哲,是张老,这可怎么办?”

我沉思了一会也不懂怎么回答,转移话题说道:“你现在在哪里?”

冷男回答说道:“我就在山上,林浪也在,我们两人就躲在一个大墓碑这里,火哲,实在不行我们就撤了吧。”听着冷男压低声音的说话,我估计他距离张老可能很近。

我想了一下说道:“你们先下来,我们从长计议。”

电话那头冷男也是深以为然,最后挂完电话,彪哥看了我和老王一眼,幽幽的说道:“发生什么事了?我们不上去了吗?”

对于彪哥我一时半会还真不懂什么解释,老王也是一脸沉默不语的样子。

我摇摇头说:“不上去了,先回去从长计议,因为这个下聚魂咒的人很是厉害。”

彪哥听了先是一怔,随后也是有些凝重起来,我幽幽的掏出香烟点燃起来,心中也是很复杂,张老这么突然就出现了?而我还是接来道无极任务之后也来这里,张老也在这里做法下聚魂咒,这是不是意味着什么呢?

对于脑海冒出这个念头我想想就浑身不寒而栗,真的不敢想象。

大约十几分钟后冷男和林浪两个人姗姗下来了,见到我和老王两人本来有些激动的表情,但下一秒林浪眉头紧皱,表情凝重起来,四周目光炯炯的环视一下。

只见他说道:“阴风吹体,附近有个鬼魂,估计是黑鬼修为。”

不得不说林浪丹气期真不是浪得虚名,虽然他没有圣水看不见彪哥,但凭着感觉竟然能感受到彪哥的存在,而且还在我们旁边,我心情有些欣慰起来。

“呵呵,这小伙子不错嘛,竟然能感受到我。”彪哥就在林浪话落,阴深深的说道。

虽然彪哥语音落下,但真身没有出现,弄得林浪和冷男犹如面临大敌一样,摆出防御的姿势,左顾右盼的环视四周,林浪干脆就掏出一张他自己画的阳符,对着空气喊道:“是谁?不用躲躲藏藏,赶紧现身,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就在林浪话落,彪哥带着阴森森的笑声就在我旁边出现,如此突兀的举动,弄得林浪和冷男吓了大跳,最先反应过来的林浪,手抓阳符目光严厉的就要扑过彪哥来。

我见状刚想阻止起来,彪哥双眸空洞的犀利冒出一道闪光,身子如豹子捕食一样,咻的就伸出利爪扑向林浪,我顿时赶紧呵斥起来:“都给我住手。”

也不懂是不是我的声音没有作用,彪哥非但没有停手的意思,反而更是爆出强悍的阴气,直扑林浪,反观林浪飞身一跃,左右手都各拿一张阳符,直接迎上彪哥。

如此突兀的一幕,令我和老王都是有些懵逼起来,他们见面就开打,就像两只公牛似的。

话说回来,林浪丹气期了,我还真没有见过他出手,此时心中有些期待林浪的身手和修为,到底厉害到什么地步,而且彪哥在刘慧家里的时候,也没有出手多少,但我知道彪哥绝对也不是很弱,具体强多少我也是不懂。

此时只见林浪迎上彪哥,估计彪哥也是害怕林浪手里的道符,悬空侧身躲过林浪的攻击,在躲避的时候,竟然还使出不可思议的角度,右脚横扫林浪的下盘,弄得林浪双目犀利起来,有种料想不到的眼神,赶紧身体下滑落在地上,方才躲过彪哥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