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跟着暴君大人进入主屋,我的心情都是一阵忐忑,毕竟那个阴后可是能跟张永生打平手的人物,刚才我选择随暴君进来也是忌惮阴后,要是我不顺从估计可能我都去见阎王了。

就是让我想不明白,暴君大人他是如何复活的,而且他还是个幽体,这个幽体到底是什么?

值得一说,阴后长得精美的容颜,玲珑曲美的身材,配合她那身古装真是透股不一样的美韵,就像他人描写那样东方的古点美韵,而蒙脸大叔紧跟阴后身边一言不发,就像个哑巴一样,不懂的人还以为是个保镖呢。

此时是黑夜,本以为进入主屋会漆黑一片,孰料里面还是有一盏幽幽的油灯,在这种若隐若现时,而要熄灭时而又詹亮的油灯之下,这种气氛和画面有种说不出的古怪,再加上我们目前可是跟几个不人不鬼的人物在一起,这种心情无法表达出来啊。

主屋是一个小厅之类,正中间有一张上供的四方桌子,估计是原来这屋子主人上供的地方,在桌子跟前摆放两排椅子,暴君他们就坐在左边椅子那里,而我们就坐在他们对面。

就在我刚忐忑的坐下椅子,暴君一道犀利的双眸就射到我身上,弄得我犹如大敌来临似的。

只见暴君微微露出笑容,说道:“林火哲,你们不用紧张,我们不对你们构成威胁和伤害,要是想伤害你们,说实话,你们早就死了。”

还别说暴君大人这话是有道理,闻言我的心情也慢慢平复正常,然后轻轻的说道:“有什么事就快点说吧,我们还要去坟场那边呢。”

暴君大人像个高高在上的君主一样,浑身透着一股威严,说道:“不急,反正你们去了也是光看着,反正他们也找不到那东西。”

为了缓和一些心情,我毫无忌惮的掏出香烟点燃起来,缓缓的说道:“刚才你说什么掌令,那是什么东西?他们在坟场是不是找这个东西?”

暴君大人轻轻点头,说道:“没错,他们就是要找掌令。”暴君大人弹弹自己衣肩,一副很随意的表现,继续说道:“林火哲,我要你帮我们拿到掌令,你愿意吗?”说到最后这句话,暴君大人语气变的很犀利,有种不容置疑反对的语气。

我听出他的意思了,要是我不帮他们的话,那我就会死翘翘,这个暴君大人居然威胁我。

不过,我也是感到很意外,阴间捕快和张大山和鱼人道长,外带一帮苗人,他们如此厉害都找不到掌令,我凭什么能帮暴君大人找到?这不是明摆着故意刁难我吧?

我忍不住鼻哼一声,说道:“暴君大人,你这是明显的为难我?”

暴君大人无所谓的表情,哦一声,说道:“此话怎讲?”

我刚想说话,一旁的他们,林浪和冷男都是处于一种精神紧张的状态不言不语,到时老王插嘴说道:“什么怎么讲,你就是为难我师父,你看,外面三帮人个个都是高手中的高手,我师父又没有修为了,拿什么去帮你拿到掌令?我不会给我师父这样白白去送死的。”

老王有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缓缓的说到,我刚暗想老王这样会不会惹怒暴君大人,孰料,只见暴君大人双眸犀利的目光盯着老王几秒,随后他的瞳孔有种紧缩的感觉,面色开始变换凝重起来,完全没有刚才那种无所谓的表情。

这还算什么,就在暴君大人这种表现的时候,阴后和蒙脸大叔也是一样的表情,他们三人古怪又严肃的盯着老王,这一幕弄得我们四人纷纷顿时紧张起来,他们给我们的感觉就好像要出大事一样。

我双手慢慢的攥紧起来,一副疑惑又带着决心,一股反抗的决心,要是他们出手对付我们,大不了拼死也反抗的决心。

正当我在想要不要先发制人的时候,暴君大人动了,只见一个残影还保留在张椅子上面,但是他的真身早已来到我们跟前,还笔直的身躯耸立早老王跟前,这么神速的一幕弄得我们一个个都石化起来,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等我回神过来,眼看我就要抽出后背的桃木剑时候,暴君大人右手缓缓的剑指在老王额头上面,看到这样的一幕,我们几人包括发呆的老王也是一阵的松口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