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公元2017年8月,地点:QD市某建筑工地。

“程工,咱们整个空调水的工艺管道系统都已经打压打到了试验公斤压力了,您过来看一下吧。”工地上空调水管道班组的班组长老聂走过来一脸献媚的对程飞麟说道。

程飞麟,也就是我们的猪脚先生,今年二十六岁,毕业于国家某非著名建筑工程大学,一米八五的个头加上两百斤的体重,魁梧的身材一身健硕的肌肉,彰显着他强大的爆发力,而他现在所在的这个工地正是他毕业之后所接手的第二个施工工地。

“你这是打到多少公斤了,你就在这跟我汇报打压试验?前几回你糊弄我,被我当场点破的事,你老聂同志不会是忘了吧。”程飞麟皱着眉头毫不客气的对老聂说道。

说到这个老聂,也就顺道解释一下,人倒是不坏,工作能力也是不错,但是这货却跟国内很多劳务工头儿一样,在一些自认为不重要的地方上偷工减料,被程飞麟检查出好几次,为了这些事,他老聂可没少跟我们的小程同志吵架,挨了多次通报罚款之后老实了许多,这不,现在在跟程飞麟说话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哎呦我的程工嘞,瞧您说的这话,我老聂是那种人嘛,您这回就放心吧,保证没问题嘿嘿嘿。”虽然胸脯拍的梆梆响,但是老聂出于对程飞麟的畏惧,还是有些心虚的对程飞麟说道。

到了打压的现场,程飞麟看了一会压力表上的数值变化,然后走到各处管道阀门处用手不断的轻轻的敲打管壁,已测试管道内是否真的有水,免得这个老聂故技重施。

“程工,您就放心吧,这会保证没问题。”老聂拍着胸口保证的说道。

可是就是这份粗心,压力管道压力超出太过巨大的压力发生了爆炸

。。。。。。。。。。。。。。。。。。。。。。。分割线。。。。。。。。。。。。。。。。。。。。。。。。。。。

声光渐远,仿佛不断的飞出了这颗水蓝色的星球,一点点的消失了,又仿佛被迅速的拉近,又回到了这课蓝色的星球。

“嗯?这是哪?”过了不知道多久,原本应该已经变成粉末的程飞麟缓缓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而映入他眼帘的确是一间阴森森的房间,自己赤裸着身体躺在一座圆形的两层台子,四周点了一圈燃烧着幽蓝色火焰的蜡烛,而自己身下的台子上面,却还有着一副篆刻这着多陌明奇妙的符文构成的一个六芒星法阵,而且,它同样散发着阵阵幽蓝的光。

“吱……”

随着一阵酸掉牙的摩擦声,一扇木质的房门缓缓地打开了,走进来的是一个看不见腿,整个下半身都裹在黑色的雾气中的一个,呃,这是个什么鬼啊,头上戴着兜帽,身上还披着斗篷,难道是死神?“老子是汉人好不好,怎么能让西方的死神来勾我的魂魄呢!”已知自己已经死亡的程飞麟见到这个貌似是鬼差或者死神的家伙心里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当然了,既然自己已经死了,见到鬼差,程飞麟也就不那么害怕了,大大咧咧,随遇而安的性子反而让他以一种极度不满意的语气对来人,呃,就暂时当做是人吧,说道:“我说这位鬼差先生,我对你们地府的服务态度真是一点都不满意,首先,你们应该尊重下我这个刚刚死亡的客户好不好,就算我是死人,起码我也得有件衣服对不对,我是你们的客户好不好,当心我投诉你们啊,第二点,做为一个刚刚死回来的鬼魂,我作为你们地府机构一名重要的客户,你们得让我有种宾至如归的感觉吧,就算没有穿着暴露性感,呃,不对,是穿着时髦的小美眉迎接我,怎么着也得有俩门童站岗,说一声欢迎光临吧,可是你看看你们的这个黄泉之路和地狱之门,做的也实在是太草率了一点吧,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老子是个汉人好不好,将我带走的应该是牛头马面这二位憨态可掬的吉祥物,或者黑白无常这二位英俊潇洒的华夏鬼差才对,而你作为一名西方世界的死神,将身为东方国都的我的灵魂勾走,是不是捞过界了,你们完全不是一个单位的嘛,在这一点上,我是要批评你的。”

听完程飞麟的如同天马行空一般的唠叨,那名死神,在虚空中伸手一抓,便捧出了一整套很色的衣服递给了程飞麟,并且对他十分恭敬的说道:“尊敬的小主人,虽然您说的话,有很大一部分我都听不太明白,但是作为您忠诚的仆人,我还是有义务为您解释一下的,第一您没有死亡,第二这里也不是地狱,而是您的家,第三,我不是死神,我只是一名巫妖罢了,我的名字叫做奥多姆。或许是因为您六年的昏睡,使得您思维有些混乱,不过我想,我的老主人,您的爷爷会为您解释一切的,小主人,请跟我来吧,主人在实验室,知道您醒来他已经十分的兴奋了,如果不是他的试验绝对不容他离开一分,我想首先出现在您面前的一定是他。”说着,那名死神,呃,不对,是巫妖,缓缓的走到门口,也不对,正确的说是飘到门口,对着程飞麟弯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我勒个天呢,巫妖??我爷爷?还在实验室?我爷爷会做试验我怎么不知道!我还六年的沉睡?这都是些什么鬼啊!程飞麟一脸懵逼的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