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蓝色的大海,一望无际,她如同一个美丽而又善变的少女,时而温柔恬静,时而狂躁不安,神秘面纱下隐藏着的美丽让多少人趋之若鹜,为之疯狂,甚至献出自己的生命,但是,即使如此还是有着无数的人们为了心中的那份向往而扬帆出海,但是却不是所有人都被允许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因为这个世界上名义上的统治者是教廷,他们不允许没有得到他们批准的人在大海上航行,而那些所有没有得到他们批准而私自出海的人们,统统被教廷归类为——海贼。

夕阳西下,太阳的余晖洒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将原本蔚蓝色的海面染成了一片金灿灿的,微风吹动,海浪一波一波的涌上沙滩,冲刷着细软的沙子。杰克拿着一支画笔静静的站在画架前面,一笔一笔的描绘着海边的日落,很有那么一点后现代主义的画风,很狂野,很野兽。在杰克的身后,杰瑞和汤姆挥舞着自己手中的迷你小剑不断的你来我往,剑身上电弧闪烁,每一次的碰撞,都会擦出火花。

“杰瑞,我不得不承认,虽然你只比我多学了半年的剑,但是你的剑法确实比我强出太多。”汤姆灵巧的躲开了杰瑞的一次斩击对杰瑞说道。

而杰瑞并没有被汤姆的奉承的糖衣炮弹击倒,在汤姆躲开自己的斩击后,单手撑地,长长的尾巴如同一支长鞭狠狠的抽向了汤姆,并笑着对汤姆说道:“低调,是我鼠生中最重要的格言。”

汤姆和杰瑞的你来我往之间,杰克的画也基本接近了尾声,这时,奥多姆伴随着一阵浓郁的黑雾出现在了杰克的身侧,对杰克微微一躬身说道:“小主人,主人回来了。”

“是嘛?这老头也真是的,一去数月,也不知道给我致个电,来封信什么的,真不够意思,他有没有说给我带什么礼物回来啊。”杰克听到老耶鲁回来了画也不画了,赶忙收拾起画画的工具,脸上的兴奋无以言表,毕竟老耶鲁是杰克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有着血缘关系的亲爷爷。

“他受伤了,只有阿尔萨斯和他一起回来了。”为了不让杰克太激动,奥多姆尽量说的很很平和。

“什么!!他伤的重不重,这也不可能啊,老头子可是圣魔导师,阿尔萨斯的实力更是超过大多数的神圣骑士,而随行的十名死亡骑士也是都有着黄金骑士的水平,他们怎么会受伤,什么人又岂能轻易伤得了他们!!”杰克一听奥多姆的话,画具也不要了,汤姆和杰瑞也不管了,撒丫子就往家里跑去。

奥多姆漂浮着紧紧的跟在杰克的身后给杰克解释说道:“他们回来时候遇到了教廷第一舰队。”

杰克没有接奥多姆的话茬,而是向着老耶鲁的房间一路飞奔而去。

回到家里,杰克轻轻的推开老耶鲁的房门,看到死亡牧师艾瑞斯?哈文法正在给老耶鲁疗伤,不过他使用的可不是光明魔法的圣光,而是代表着死亡的死气,再加上杰克研制出来的金疮药和消炎药,此时的老耶鲁已经昏昏睡去。再看阿尔萨斯,一身篆刻着炼金阵的板甲已经基本属于破烂的行列了,霜之哀伤也也已经断成两截,身上十数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虽然已经止住了血,但是肚子上一个拳头大的贯穿窟窿却还在不断的往外冒着黑色的血液,与此同时另一名死亡牧师莫德古德也正在努力的为阿尔萨斯进行疗伤。虽然亡灵感觉不到疼痛,但是那些呆着他们脑子里生前的意识还是让阿尔萨斯的额头上出现了不可能出现的汗珠。

“谁干的。”杰克盯着阿尔萨斯说道。

“教廷海军的第一舰队,我们遇到了他们的二十条军舰。”阿尔萨斯虚弱的说道。

“普通军舰的最高指挥官不过是上校军衔,二十名上校的武力值应该不是你们的对手吧。”杰克有些迷惑的问道。因为就凭阿尔萨斯一人二十名上校也应该不是他的对手,因为杰克亲眼见过阿尔萨斯曾经一剑将一座小山斩成两段。

“那二十艘军舰上载的不是上校,而是十七名中将和三名上将,其实我也纳闷这件事情,是我们运气不好,正好碰到海军出动,还是此次的黑暗法师炼金大会之中出现了内奸。”

杰克拿起放在阿尔萨斯身边的断剑,对他接着问道:“他们的实力如何?”

“普通海兵不足为虑,但是这二十名将军,却着实厉害了的,他们都是神果能力者,尤其是那三名上将,他们的能力都已经觉醒,否则我们此次也不会损失这么严重。”

“你们的武器铠甲该升级了。”说完,杰克走到老耶鲁的床边为他掖了掖被脚,嘱咐了艾瑞斯几句之后,便带着阿尔萨斯的断剑便离开了老耶鲁的房间。

“小主人,这件事情怎么办。”跟着杰克从房间里出来,奥多姆对杰克出声询问道。

“以我们目前的实力,根本不可能与教廷的高端武力值针锋相对,可是这些将军又能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