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在陆夫人给陆卓曦物色准儿媳的时刻,村子里却迎来了一个人。

一身暗黄裘袍罩身,身后跟着一带刀侍从,手里抱着一个暖炉子,驾着马车出现在贺榆洲院落门口。

他抬头看了看这占地面积极大的院落,不着痕迹的皱起了眉头。

这里与其说是一所院子还不如说更像一个宫殿。

那人,将自己的人全部召集到了这里,建了这么个地方,是想干什么?

还有那道旨意……

想到那道旨意,他默不作声的拽紧了袖子里的手。

敛眸走近,院内人山人海,香甜的气味充诉在了鼻尖,院子里摆满了桌椅板凳,坐着各色各样的人,还有小二上点心招呼客人,这根本就像是做茶楼的。

他紧皱了眉头,越过这个嘈杂的院落,走到了里面,这里清幽很多,人却没有少,众人都坐在桌边如痴如醉的听着琴音,男子听着琴音看了过去,只见里面的院落前有一人,那人白发白须仙气飘飘,一座琴台孑然一人在院中抚琴。

男子认得那人,不由微扬着头看着他。

瑟行似是感应到一般睁开了眼,瞧见来人一愣,心一乱就弹错了几个音节,他停下了手,众人疑惑的望着瑟行。

瑟行起身朝众人拱了拱手道:“老夫今天身体有些不适,改日再为众人抚琴,今日大家餐桌上所吃所喝的就算是瑟行请大家的,还望众人不要见怪。”

说完,他不顾众人的嘈杂来到了男子的面前,冷了一张脸:“你来做什么?”

男子冷笑一声:“祁焱呢!”

“不在。”瑟行哼道。

男子抿唇,眯眼看着瑟行:“你最好告诉我。”

瑟行道:“我倒看看你能把我怎样,作为齐琰的弟弟,你敢不尊敬你哥哥的朋友!”

男子握紧了拳头,往后看了一眼,侍从会意,拔出了剑,瑟行瞪眼,旁边却突来一人,将瑟行护在了身后。

是青言。

“齐十一,这里不是你能乱来的地方!”

男子冷笑:“他的地方,有哪里是我不能乱来的!”

“说的好!”祁焱从外步出,一脸笑意的看着男子:“我的地方确实没有哪里是你不能乱来的。”

“青言。”祁焱望了一眼青言。

青言皱眉,不甘不愿的将剑收了回去。

男子看向了祁焱,祁焱朝他笑了笑:“十一弟,别来无恙啊。”

“我的好哥哥才是,近来安好?”

“多谢十一弟记挂,我一直在等你,跟我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