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几轮的比试,剩下的人已不足三百,虽然败了的人都还有着一次机会,但比赛自然会有输赢,离场的人也越来越多。

不过大多数还是选择留下来继续观摩,这是武者大6十年一次的盛会,或许真正的高手不一定会来,但是很多东西已经足够败了阵的人学习了。

而无然却很少会去观看,观看他人比武也许有很多好处,但他的目标是前十,甚至第一,他要进入圣极门,不知多久才会归回傲龙帝国。

有着多余的时间,他更加喜欢和自己的小玲儿腻在一起,谁知道这一去,会用掉多少时间。

五年?十年?还是二十年呢?

对于热恋中的男女来说,离开几天都算是煎熬,何况他们还只是半大的少年呢。

若不是两人各自都有着自己需要背负的东西在,怕两人早就偷偷的找个山野之地生小猴子去了。

亲热的时间总是短暂的,一天天时间的度过,又到了无然登场的时间了。

期间倒是有不少好玩的事情生。

不知生死的冥被跟随他的本族老人就走,几天又生龙活虎,活奔乱跳的,败在无然手中之后,好似被刺激了一般,居然突破到了武师七品,轻松的取得了淘汰赛的晋级资格。

不过这个结果在众多观看者心中却是理所当然,就算此届的蟠龙大会要比寻常更加激烈,但这个叫冥的男子,在实力突破之后,完全可以打进前十。

冥在打败自己的对手之后,向身在皇宫的无然宣战了,说是要报那一戟之仇。

刚刚出世的冥就被一个真实境界只有武师四品的武者给一招打飞了,无然有着让他正视的实力。

不过这一切,无然只在情报中看到,无然也只是笑笑,并没有太过在意。

冥的实力无可争议,的确很强,但无然也不是弱手,底牌被别人知道了是一回事,但你能不能防住又是另一回事了,相差三个品阶罢了。

他压制了这么多天的修为,有些压不住了,强烈的反弹感让他有些难受,体内的紫石每时每刻都在释放能量,每次都能感觉到经脉的膨胀感,很是难受。

无然索性不再压制,能量在他的体内乱冲,嘴角溢出鲜血,他感觉到不好了,一下子松开的能量,就犹如决堤的洪水一涌而上,额头上青筋盘绕,如同一条条小龙。

“哥哥,快收心凝气,把这些能量往丹田中引,不然经脉会爆炸的。”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在无然心中回响,无然连忙双膝盘坐,引导着能量。

由于被压制的能量太过狂暴,无然的皮肤开始出现一道道裂痕,从中溢出鲜血,全身的骨头被这股能量压得嘎嘎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