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玲从无然怀中站起,原地转了几个圈,浅色罗裙缭姿镶银丝边际,水芙色纱带曼佻腰际,着了一件紫罗兰色彩绘芙蓉拖尾拽地对襟收腰振袖的长裙。微含着笑意,青春而懵懂的一双灵珠,泛着珠玉般的光滑,眼神清澈的如同冰下的溪水,不染一丝世间的尘垢,睫毛纤长而浓密,如蒲扇一般微微翘起,伸手点了点小巧的鼻子,一双柔荑纤长白皙,袖口处绣着的淡雅的兰花更是衬出如削葱的十指,粉嫩的嘴唇泛着晶莹的颜色,轻弯出很好看的弧度。如玉的耳垂上带着淡蓝的缨络坠,缨络轻盈,随着一点风都能慢慢舞动。

这一幕让无然看的有些发呆,不知不觉,想起了第一次见到慕容玲的时候。

那时候的慕容玲虽然漂亮,但更多的还是那种贵气逼人的感觉,不想短短一年多,那个有些可爱,看起来高贵的少女也越来越美了。

“在看什么呢,呆子。”慕容玲见他这幅模样,掩嘴轻笑。

“在看我漂亮的媳妇儿,长得跟仙子一般,若不是早有婚约,又是皇家公主,怕是来强抢的都有不少呢。”无然双眼恢复清明,轻笑着说道。

也是难怪缥缈宗想要强抢,除了那适合的修炼资质和皇室唯一继承人这个名号,想来这姿色也占据不少理由吧,毕竟缥缈宗的圣女要嫁也只能嫁给同宗的圣子的。

“然哥哥要去星辰宗三年呢,玲儿有些舍不得呢。”慕容玲轻声说道,带着淡淡的忧愁,一想到才刚刚一起没多久又要分离,她心中就有些悲伤。

无然伸出洁白修长的手掌轻轻拍了拍慕容玲的头,抚摸着她柔顺的头发,轻声说道:“傻玲儿,短暂的分离只是为了更好的重逢,还记得你那句‘两情若要长久时,岂在朝朝暮暮’吗?”

“你我的未来还有很长很长,我们是武者,是修者,我们的岁月可以有很久很久,不过短暂的三年罢了。”带着磁性的声音从无然喉咙中发出,有些低沉,他同样也有些难过,但他会在离开之前,把所有空闲的时间留下来陪伴慕容玲。

“你都知道是我说的你还拿这话来安慰我。”慕容玲笑着打了下无然,接着又有些低沉的说道:“我心中自然知道,只是有些忍受不住这种感觉。”

“没事啦,我又不是不回来了,没关系的,星辰宗离这边不是很远,若是可以的话,我会回来看你的。”无然安慰道,虽然这种可能性基本是没有的,他还有着太多的事情要做,他一直缺少的就是修炼时间,不过这个时候给慕容玲一个期盼也是好事,至少不会这么感伤。

“嗯,知道了。”慕容玲收起感伤的情绪,淡笑着对无然说道:“然哥哥,我为你舞一曲吧,你看看玲儿跳得好看不。”

说完,慕容玲轻推开无然,身子灵动、飘逸,轻轻一跃,跳上了天空,在空中旋转,飘逸得犹如冬季飘落的漫天雪花,清雅得就像步步生莲的仙子,她的凤眉、灵目、修长的手指、柔韧的腰肢,用她那长的可以拖地的长裙,用她细碎的舞步,轻云般慢移,旋风般疾转,美的妙不可言,如若谪落凡间的仙子,让人心生怜爱。

然而,这美不胜收的舞步还没结束,慕容玲手掌轻转,嘴唇微动,人影一阵模糊,随后突然出现了八个长相穿着一样的女子,八女同时起舞,看的无然眼花缭乱,却心生怜惜。

这么美的舞蹈,甚至动用上了武技,想必花费了慕容玲大量的时间和努力吧。

一舞終罢,慕容玲慢步走到无然身前,无然都可以看见慕容玲额头上因为做着复杂动作而泛生的细珠,无然轻轻的将眼前这个可人儿拥入怀中,心中却波涛暗涌,久久不能停歇。

“练了很久吧。”无然的头顶在慕容玲的秀发上,轻声说道。

“嗯,好看吗?”慕容玲轻嗯一声,声音中带着希翼。